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教学科研 > 

对中、高级教师再成长的思考

三界中学 2019-09-28 11:00:26 【教学科研】 139人已围观

简介点击/评论: 7664 / 0 对中、高级教师再成长的思考 三界中学数学高级教师 李渝江 内容摘要:中、高级教师再成长是教师管理和教师队伍建设的内容之一,他们的再成长在学校对其他教

点击/评论:7664/0

 
   

对中、高级教师再成长的思考

三界中学数学高级教师   李渝江

 

    内容摘要:中、高级教师再成长是教师管理和教师队伍建设的内容之一,他们的再成长在学校对其他教师具有示范性,对学校传统的形成和校园文化的积淀等具有积极的意义。中、高级教师所具有的成功经验,专业技术职称的评定机制、职业倦怠以及他们对学校的忠诚度的弱化等是其有效再成长的障碍。通过提升个人形象、参与教育科研、宽容地对待教学实践中的问题、完善对中、高级教师的继续教育培训方式、建立区分性评价体系等途径可以给他们的再成长以有利的支持。

    关键词:中高级教师  再成长  障碍  支持

 

    教师队伍的建设一直是学校发展的重要课题,但我们同时也会看到更多的学校仅仅将这一工作局限于青年教师的成长方面,如“导师制”、“公开课”等往往都是针对刚参加工作不久的青年教师设计的。然而,随着“教师专业化”和“终身发展”的提出,对教师职业生涯的研究渐成热点,就中学而言,中、高级教师的再成长也必然会成为教师队伍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

    按照林炳伟在《谈中学教师生涯发展》的观点:“在从教5至8年间,是教师成长的‘徘徊阶段’,这时教师在教学业绩上提高不明显,出现心理学上的‘高原现象’。”’[1]对于己获得中级职称和刚评上高级职称的中学教师来说,其从教资历也恰是这个年限。而不少评上高级职称的教师由于缺乏新的发展目标,其职业状态和发展趋势更贴近于美国学者费斯勒(Fessler.R)和克里斯坦森(Christensen.J.C)描述的“职业挫折期”,他们的再成长,有可能顺利地进入“职业稳定期”或重回“热情与成长期”,也可能进入“职业消退期”直至“职业离岗期”。[2]因此,中、高级教师的有效再成长无疑对教师队伍建设具有积极意义,而且由于中、高级教师的成长对其他青年教师具有示范性,因此,他们的再成长对学校传统的形成和校园文化的积淀也具有积极意义。

    一、中、高级教师再成长过程中的障碍

    (一)成功经验的积累对新的教育观念和方法的抵触

由于职前教育中的理论学习对于没有从教经验的师范生来说显得相对空泛而不易被掌握和内化,即使是已掌握的教育理论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贬值过时。另外,中学教师职业生涯中更多的是以实践为主要特征的,而且中、高级教师恰恰是在这种实践中有了一定的成功经验的积累,这使他们在对待新的教育观念和方法时往往产生一些出自本能的抵触。主要表现有:一是其自身缺失教学理论修养和看不到最新教学理论给教学实践带来的好处从而不屑于学习这些理论;二是教学任务繁重而缺乏对已有经验的系统总结与梳理;三是因成功经验的积累而成为教学评价方面的既得利益者,从而对更新教育观念,尝试教学改革而可能产生的风险的承受力明显地低于其他教师。

这种抵触使这些教师在工作和学习的矛盾中,往往出现眼高于低的困惑——专家讲的理论听不懂,同行介绍的经验看不起,别人发表的观点、方法似曾相识甚至是自己曾经思考过、尝试过的,但自己又写不出象样的论文,最终以工作重、时间紧为由合理化地平衡了自己的心态。

    (二)专业技术职称的评定机制,使中高级教师自我进步的加速度变缓

    众所周知,一位从职初期的青年教师从实习到初级职称的认定,在程序上几乎没有个人能力以外的限制,合格即评。而从初级职称到中级职称,特别是中级职称到高级职称的晋升,往往由于名额限制等个人能力以外的原因,在客观上具有了论资排等的可能性;高级教师则几乎没有新的职称晋升。这些机制,使中、高级教师自我进步的主观动力减弱,加速度变缓——我们经常看到不少教师平时不反思、不写作,其论文往往要到晋职前突击撰写,甚至自己出资突击发表;高级教师也有歇一歇或到此为止的想法。为评职称而写论文,为拿学时证明而培训,其进步总是处于等待、被动状态。甚至有假性成长现象——抄袭他人论文,剽窃他人观点而且自己浑然不觉。

    (三)“拿多少钱干多少事”[3]

    中学教师群体中,中、高级教师的能力都很强,他们中的一些教师对教学依然拥有热情,但也有一些人开始了停滞不前,使自己囿于“拿多少钱干多少事”,这些教师在完成自己应该完成的工作之后,不会多做一点,他们的工作也许是可以接受的,但他们不再愿意追求完美与卓越,他们的工作动机常常是履行规定的条款和遵守纪律,缺少热情和持续成长的劲头。由于他们拥有了丰富的教学工作经验,已经成为学校里的一个成熟的个体,对学校而言他们是“熟悉内幕”的人,所以他们可以从容地应对他们不乐意干而又必须干的事情,也可以从容地从事学校不提倡甚至反对的事情,如利用自己的成就和学校的名誉,利用自己在学生和家长中的“权力”从事有偿家教等,尽管他们可能是非自愿的(如迫于人情关系或经济压力等),但利益驱动下的超时劳动和报酬的反差,往往会使人乐此不疲,其专业发展方面的再成长所需要的环境与机会自然会有折扣。

    (四)中、高级教师是“职业倦怠”的高发群体

    中、高级教师已经有了较为丰富的人生阅历,对一部分中、高级教师而言,他们进入了一个充满压力,并引发倦怠的阶段。